共时理财—投资者信赖的财经金融门户网站

1600亿天齐锂业再战港股,有“锂”就有底气?

2021-09-22 11:46栏目:股票

/01/

锂价上涨

出品 /节点财经

在连续两年营收、净收益双下滑后,天齐锂业(002466.SZ)终于迎来营业额回春。在25.13%的营收增速带动下,净收益终于扭亏为盈。纵观过去几年的债务危机,最大是什么原因就是天齐锂业两次天价回收。

通过两次“惊天回收”,天齐锂业一举成为全球领先的锂业公司,但较为激进的方案,也让天齐锂业背负起高额债务。在行业走入低谷时,业内有人将天齐锂业称之为“失去控制的战车”。

守得云开见月明,今年以来,材料价格突飞猛进,锂精矿拍出天价,锂行业一个急转,进入上行通道。行业转好,天齐锂业也终于迎来黎明。今年以来,天齐锂业股价飞升,一年来,股价涨幅达到382.01%。

而这家从射洪市——距离成都两小时车程、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走出来的企业,几经生死考验、一度濒临破产,通过大举扩张的策略,现在市值已经超越1600亿。“中国锂王”成长的背后,充满冒险式的激进扩张。回过头看去,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直言:“不冒险,会失去进步的可能;冒险,还能放手一搏。相信时间会证明,大家当初的并购是值得的。”

回顾两笔“蛇吞象”的回收,正是天齐锂业崛起的两个重点。

募资还债、重战港股

蒋卫平曾将回收泰利森称之为“不能不发起的回收”,复盘这两次国外并购,他直言,回收泰利森,是为了不失去锂产业的话语权。“机会上讲可能不是最好的机会,策略上却需要动手,可以说是被逼上梁山。”

而2021年,天齐锂业回收SQM也这样。

SQM拥有全球最好的盐湖锂矿资源,不止是天齐锂业欲将其收入麾下,国内不少企业也虎视眈眈。当时,曾有人表示,天齐锂业此去智利只能凶多吉少。果不其然,这一回收案还被闹上了智利宪法法院,不过,经历了不少波折,最后还是顺利完成了并购。

两次回收之后,天齐锂业拥有全球最好的两块锂资源,泰利森的锂矿供给全球约25%的市场份额,SQM是全球最大的锂盐生产厂家,供给全球约27%的市场份额。而天齐锂业也可以和美国雅保、智利SQM如此的国际巨头平起平坐。

但与首次回收一样,天齐锂业在资金上十分紧张。当时,天齐锂业通知称,拟以40.66亿USD回收全球盐湖巨头智利矿业化工23.77%的股份,成为SQM第二大股东。其中,只有2.41亿USD来自天齐锂业自有资金,35亿USD则来自中信银行牵头的境内外银团,其资金杠杆达到6.18倍。

虽然完成回收,不过,在两次回收之后,天齐锂业负债累累,加之前两年,锂矿价格的持续下跌,整个锂矿行业低迷,让本就走在高压线上的天齐锂业一度濒临破产。

2021-2021年,天齐锂业营收骤降,分别为48.41亿元、32.39亿元。同比下滑了22.48%、33.08%。

过高的杠杆还与高额利息成本相伴而行,动辄20余亿的利息支出,致使了2021-2021年,天齐锂业净收益为-54.82亿、-11.27亿。纵观过去十年时间,天齐锂业只有在回收泰利森的2013年净收益为负。

这两年的低谷期,一方面是行业低迷,另一方面则是高额负债所致。2021年-2021年上半年,天齐锂业负债合计高达326.97亿元、376.87亿元、346.03亿元、341.80亿元。而在2021年,这一金额为72.05亿元,相较于今年上半年,增长了近5倍。

为了缓解资金上的重压,天齐锂业以增资扩股方法引入策略资金投入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 Limited的买卖推行完成。国金证券指出,IGO资金到位后,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将降至63%,剩余债务6.84亿USD于2022年底到期,12亿USD于2024年底到期,2021年营业额有望扭亏为盈。而另一个好消息是,天齐锂业宣布启动港股上市。

这不是天齐锂业首次冲击港股。3年前,天齐锂业因资本市场变动与锂矿价格狂跌,最后中止了H股发行工作。有剖析觉得,若天齐锂业能成功在港股上市,并购SQM公司股权遗留下的债务问题或将缓解。

天齐锂业亦表示,本次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(H股)股票所得的募筹资金在扣除发行成本后,用于现有债务偿还等项目。

重战港股,处境却是大不相同。受益于下游新能源汽车的迅速进步,将来锂需要将持续向好,天齐锂业的营业额反转将至?

/02/

文 / 晴天

锂电先锋的崛起

20年代90世纪初,日本等国家已经生产出可重复充电、可商用的3C类锂电池。同一时间,中国也在探索有关产业的进步。1992年,四川遂宁有一个县属企业“射洪锂盐厂”,因本钱居高不下,且市场低迷等多重原因,让这家锂盐厂连年亏损,经营不善,至2004年改制前,累计亏损达6232万元,资不抵债,成为射洪县里一个沉重包袱。

也正是此时,蒋卫平并购了这家濒临破产的工厂,接过其全部债务。当时的蒋卫平可能难以预料,30年后的锂,将要成为21世纪的“能源金属”。在电动汽车和储能需要急速增长的目前,全球锂电池行业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而当初这家亏损的小锂盐厂,现在已进步成“中国锂王”。

从接手锂盐厂后,天齐锂业壮大的过程中,经过了三个要紧的里程碑时间。第一个就是2010年,天齐锂业的上市,企业转向规范治理的上市公司;第二个就是回收泰利森,解决企业的存活进步问题;第三个是参股智利SQM,推进天齐锂业走向世界。

从某种意义上看,天齐锂业能得到今时今日的收获,与两则堪称传奇的并购不无关系。

在天齐锂业上市后的第二年,美国洛克伍德控股公司(Rockwood Holdings, Inc,以下简称“洛克伍德”)宣布以每股6.50加元的价格回收泰利森锂业公司(以下简称“泰利森”)100%的一般股股权。泰利森拥有这个世界上正在开采的储量最大、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——格林布什锂矿,当时大约为全球提供65%的锂矿石产量。

当时,中国锂电企业主要从事的是加工业务,拥有些矿石资源并不丰富,国内矿石提锂厂家用的锂精矿90%以上都是从泰利森进口的,而泰利森是天齐锂业唯一的锂精矿提供商。该矿若被美国并购,不论后期怎么样运营,都是如鲠在喉,将非常大程度上遏制天齐锂业的存活和进步。

为此,天齐锂业拓展了一次“倾家荡产式”的拦截回收。

泰利森需要的募资金额接近40亿元,但2012年,天齐锂业的总营收为3.97亿,净收益为0.42亿,总资产15.69亿元。也就是说,将天齐锂业打包卖了,也凑不够钱去买泰利森。为了这笔回收,蒋卫平四处奔走,几乎倾尽我们的家当,并取得了中投公司与工商银行等机构的支持,得以解决了资金问题。此后,通过子公司获得了泰利森19.99%股份,从而拦截了洛克伍德的回收计划,并在三个月时间内将泰利森收入囊中。

这笔“蛇吞象”的回收无疑是成功的,在完成回收的6年时间里,泰利森成为天齐锂业的现金奶牛。2013-2021年,天齐锂业营收迅速增长,分别为4.15亿元、14.22亿元、18.67亿元、39.05亿元、54.70亿元、62.44亿元。2021年的营收较2012年翻了二十余倍。不只营收猛增,天齐锂业也解决了上游原材料的命脉问题。在此之前,天齐锂业每年都要和泰利森进行艰难的价格谈判。虽说是多年合作伙伴,但每一次谈判都极为艰难。

借由这一次回收,天齐锂业的总资产由2012年的15.69亿元攀升至2021年的446.34亿元,从四川西部县城的锂盐加工厂摇身一变,站上了世界锂行业的舞台。

A股锂电双雄迎来黎明

不同于前两年行业遇冷,今年以来,锂电行业终于走出严寒。

9月,澳大利亚主力锂矿企业皮尔巴拉(Pilbara)结束了今年第二次锂精矿拍卖,成交价2240USD/吨,再一次刷新历史记录。而就在此前的7月下旬,皮尔巴拉矿业进行初次锂精矿拍卖时,推广竞价就从700USD/吨一路上扬至1250USD/吨,创造历史。

2个月时间,价格已经翻了2倍。

中信证券剖析,锂精矿拍卖价格超预期将打开锂价向上空间,预计最近锂价大概率突破2021年高点并构筑新的运行平台,进一步提高锂板块公司盈利空间,锂板块在经历调整后或有望迎来新一轮普涨。

在材料价格上涨的带动之下,天齐锂业股价猛增。近半年以来,涨幅达到149.60%。行业上行,该板块的参与者股价都同步上涨。赣锋锂业成立于2000年,总部坐落于江西新余经济开发区。半年来,股价涨幅也达到了68.91%。

目前中国锂矿龙头主要有三家,分别是天齐锂业、赣锋锂业和雅化集团。不过,相对于前两家,雅化集团市值和规模较小。虽然都经历了过去两年行业的下滑,但赣锋锂业更快走出了低迷,今年上半年,赣锋锂业达成营业收入为40.64亿元,相比于天齐锂业23.51亿元营收,高出不少。

A股的“锂电双雄”,再一次正面角逐。对于天齐锂业而言,虽然手里有矿,但也要直视债务上的问题。对比看赣锋锂业,截到今天年上半年,其负债合计为89.67亿,是天齐锂业的四分之一。

今年,国内提出“碳达峰”“碳中和”新目的。在节能环保的大背景下,锂电作为新能源、绿色能源的要紧组成部分,迎来了绝佳的进步机会。

回到1992年,天齐锂业还是一家小厂时,锂行业还不被看好。在双碳目的和新能源汽车行业如火如荼的进步之下,终端正极材料厂基本保持满产满销,用锂需要旺盛。

蒋卫平曾表示,上游锂资源供给的水平、品位和数目规模将决定了锂电行业进步的速度和水平。手握全球锂资源的天齐锂业,这一次,可能将真的学会主动权。但业内仍有质疑,今年上半年净收益不足1亿的天齐锂业,怎么样撑起千亿市值?

3年前锂电价格的狂跌,也给出了警示,行业的进步与企业存活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,锂价格还能上涨到何时?在这个重要周期,能否消化掉巨额负债,成为天齐锂业目前非常重要的命题。

节点财经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建议不构成任何资金投入建议,节点财经不对因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。

/0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