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时理财—投资者信赖的财经金融门户网站

出动10万人!28年来最大规模陆上自卫队演习,日本到底想干什么?

2021-09-20 23:00栏目:新闻

文章出处:央视新闻

编辑|段炼 杜波 易启江

9月15日,日本陆上自卫队军事演习在该国西南区域拉开帷幕,这也是自1993年以来日本规模最大的陆上自卫队演习。

日本这次为期两个多月、动员10万兵力的全国大演习,也引起了东亚周围区域的关注和警惕。

2021年9月17日,联合国秘书长根据传统,敲响了“和平钟”。

古特雷斯:大家的世界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选择,和平或永久的危险,我的朋友们,大家需要选择和平,这是修复大家破碎的世界的唯一选择。

在1951年第六届联合国大会上,日本代表中川千代治建议,仿照日本宇和岛市的“曹洞宗”寺院泰平寺风格,用60个国家的儿童采集的硬币铸造一口大钟。根据惯例,这口钟在每年的春分和9月21日“国际和平时”当天或者不久前都会被敲响。

然而,“和平钟”的捐赠者日本,却在今年用军事演习的枪炮声对“国际和平时”进行回话。

据一同社报道,这是近30年来首个日本全国所有部队参加的全国性演习,演习人数达到了惊人的10万人,也就是全日本四成的自卫队员都会参加军演。

除此之外,还有2万辆军车与120架军机参演。

依据日本陆上自卫队发布的消息,此次演习主要由日本陆上自卫队主导,日本海上自卫队、日本航空自卫队和驻日美军派遣部分职员参演,并动用各自运输力量进行协同运输保障。陆上自卫队是日本自卫队三大作战分支中最大的一支,自卫队三大兵种协同演练,这在日本并不容易见到。

此次演习设想西南岛屿发生战事,着重演练作战行动的筹备阶段,依据日本陆上幕僚监部公布的资料,演习内容大体分为五个部分:出动筹备练习、机动展开练习、出动整备练习、后勤卫生练习与系统通信练习。

此前,日本也多次举行过针对西南岛屿的演习,但这部分演习基本都是战区性的,并没这样大的规模。而依据以往经验,一般只有着眼于大战的战备能力演习,才会强调后勤能力上的筹备,和后备职员及装备的准时增援和补给,若是擦枪走火的短暂冲突,通常不会调遣后备职员。

此次军演从9月15日持续至11月下旬,为期两个多月,上一次日本举行这样大规模的军演还是冷战结束后的1993年,当年的军演只持续了3个星期。

冷战时期,日本自卫队的防御重点是北方的苏联,帮美国监视强大的苏联潜艇部队。

而目前,日本已重新调配兵力部署,将军事力量转移至西部。

9月十日,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在记者会上表示,此次大规模演习的目的是:“应付可能面临的岛屿攻击,核心是(要学会)迅速且大规模的运送能力”。

《读卖新闻》将岸信夫的表态解析为,演习旨在强化日本西南方向的军事能力。

《产经新闻》则剖析觉得,考虑到西南诸岛处于很时期,防卫省因此决定举行大规模军演。

还有一些剖析觉得,岸信夫口中的“可能面临的岛屿攻击”看上去表述模糊,其实一语双关。这里的“岛屿”可能指钓鱼岛,也会指台湾岛。

而模糊定义,打擦边球,正是日本在外交上惯用的伎两个。

事实上,肆意挑动海上矛盾的正是日本自己。

9月16日,岸信夫在同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,口出狂言。

日本防卫大臣 岸信夫:对于尖阁诸岛(钓鱼岛),日本和其他国家没有领土纠纷,日本海岸警卫队需要第一作出回话。

《冲绳时报》称,假如发生夺岛作战,担任日方主力部队的可能是驻扎在冲绳县那霸市的陆上自卫队第15旅团。

而此次大规模军演的举办地九州岛,坐落于日本西南端,西隔黄海、东海与中国国内遥望,与钓鱼岛等敏锐区域较为接近。假如这部分敏锐区域的局势发生变化,日本自卫队就可以飞速从九州派兵支援。

据一同社报道,部署于日本北部、中部等区域的陆上自卫队将从陆路、水路机动至九州区域的演习场,包括来自北海道的第2师团、山形县的第6师团、香川县的第14旅团的总计约1.2万人与3900辆军车。

从全国各地调遣部队,无疑会消耗庞大军费预算,加重对当地负担。

美国媒体注意到,此次军演还面临巨大的新冠疫情防控重压。此前陆上自卫队已被曝出部分基地出现聚集性感染事件,仅8月23日至9月1日期间,在滋贺县大津驻屯地就有135名自卫队员确诊感染。

但此次演习中陆上自卫队仍有3个师团、旅团需要整建制、远距离机动至九州区域。当被问及“在防疫紧急状况下,如此的演习合不合适”时,岸信夫只表示,演习中长距离迁移的所有自卫队员会同意核酸测试和行踪追踪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军演中还罕见地进行了“征用民用载具”的演练,包括动员、征用民用卡车、火车和船舶等进行运输与机动。

北海道和九州岛一北一南,相隔遥远,自卫队方面称,将用民间渡轮把包括坦克在内的汽车从北海道运至九州。

日本海上自卫队的181“日向”号到184“加贺”号,明明都是满载排水量达两万吨左右的大型直通甲板两栖攻击舰,却被日本称为“直升机驱逐舰”。

1954年日本自卫队成立后,自卫队一直在安保法案的制约下,进行着有限的活动。那时,“军队”、“阵亡”这种的词都是禁忌,由于会被人联想起二战时发动侵略的“天皇的军队”。

1957年,在自卫队成立三周年之际,下令组建日本自卫队的前首相吉田茂曾表示:“在自卫队员成为不可以见光的人时,日本国民才愈加幸福。期望你们为了国家而忍受这所有。”

作为《日美安保条款》的签署者,吉田茂为了打消美国对“日本军国主义可能复活”的顾虑,提出了“专守防卫”政策,但即使是这条“红线”,也被后来的日本政府一再突破。

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,日本打着联合国“维和行动”的旗号,向海湾区域派出扫雷艇,初次越过国外派兵的红线。

2003年,伊拉克战争爆发,小泉政府在国会所有在野党的反对声中,向伊拉克派出5500名自卫队员,这是二战后日本初次向正在发生战斗的战区派兵。

时任日本首相 小泉纯一郎:美国是大家必不可少的同盟,国内的义务便是尽己所能予以支持,这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不断提升的作战能力,让日本自卫队看起来更像是一支“自卫军”。

在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潜艇内,一片静寂。自卫队员们正进行着一场战斗演习。

今年5月,日本、美国和法国在日本九州区域,初次举行了三国联合军演,这也是法军初次参加在日本国内举行的军演。

7月,日本政府在2021年版《防卫白皮书》中称“朝鲜对日本的安全构成紧急且紧迫的威胁”,大肆渲染周围的威胁,为其修宪、扩军做铺垫。

朝鲜外务省则在官方网站刊文谴责称,颠倒黑白的白皮书暴露了日本的侵略野心。

8月,日本又发布《防卫白皮书》的儿童版,遭到中、韩国等周围国家的坚决反对。

中海外交部发言人 赵立坚:我还想强调日方面向未成年人突出外来威胁并煽动对立,这完全不具建设性,日方应切实正视和检讨历史深刻汲取历史教训,不要采取错误做法误导本国国民,特别是下一代。

8月底,日本防卫省敲定2022年预算案的内容,其中国防预算高达5.4797兆日元,折合人民币约3200亿元,较2021年国防预算增加了2.6%。

假如这份预算案年末得到财务省批准,将是日本有史以来数额最高的国防预算,同时也将连续8年刷新日本年度国防预算的历史纪录。

1976年,日本三木内阁决定国防开支预算不应超越GDP的1%,目的就是要预防日本第三成为军事大国,对国际社会构成威胁。此后的将近半个世纪里,除去冷战时期的中曾根内阁在1987年至1989年度突破了限额,历届内阁都基本遵循了这一原则(2010金融危机致使GDP大幅下滑,非主观突破1%限额)。

直到今年8月,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同意美国《新闻周刊》采访时改变了这一长期的态度,声称“即便在财政情况紧张的状况下,也要用必要的国防预算增强‘防卫能力’”.

9月15日,就在日本启动军演当天下午,朝鲜从中部内陆区域向朝鲜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了两枚短程弹道导弹,导弹飞行了约800公里,最大飞行高度约60公里。

据朝中社称,这是由新组建的“铁道机动导弹团”进行的火力打击练习。

铁道机动导弹团于9月15日凌晨接到练习任务,随后转移至朝鲜中部山区进行了导弹试射,并准确击中设定在800公里外的海上目的。

日本首相 菅义伟:自今年3月25日以来,他们(朝鲜)在6个月内初次发射弹道导弹,这对日本和当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。

彭博社注意到,朝鲜发射导弹的时间除去是在日本军演首日,也正值美国朝鲜事务特使金星容访问东京与日、韩代表会谈的第二天。

朝鲜朝中社曾发表评论文章指出,“日本极右翼权势愈加顽固乞灵于军国主义复活活动。美化军国主义就等于宣布重演侵略历史。”

现在,伴随自民党总裁选举日益临近,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仍在持续上扬,日本借用“军演”展示军事野心的种种迹象,确实值得大家警惕。


校对|程鹏